抖奶app官网下载

荔枝网app怎样下载电脑

【铁闸盾术·初阶】

可成长被动技能

效果:盾牌专精等级+5、装备盾牌时:攻击力降低15%、防御力提高30%。

【备注:由紫罗兰帝国初代费尔南大公:铜杆·费尔南开创的盾术流派,其初阶套路早年曾在费尔南领地多有普及。】

……

【盾墙】

主动技能

掌握要求:盾牌专精等级>35

消耗/限制:持有盾牌、300体能值

效果:制造一面‘盾墙’,抵御指定方向30——360度的攻击,范围≤30度时,使自己受到的伤害减免85%,防御范围每扩大30度,都会额外消耗50点体能值且降低7%伤害减免额度,冷却时间60分钟。

※该技能为特殊技能,无法直接通过系统指令实现释放操作※

【备注1:你挥舞着盾牌,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再多挨几下痛打。】

妩媚牛仔的诱惑

【备注2:你的笑容渐渐消失。】

【备注3:你的内心渐渐崩溃。】

【备注4:你跪倒在治疗面前。】

【备注5:妈!——你如是说道。】

【备注6:滚!——他破口大骂。】

【备注7:请善待站在你身后的治疗者,肆无忌惮的奔放不仅会给敌人可乘之机,甚至还会让忍无可忍的队友抄起砖头,从背后锤爆你的狗头——《铁骰·费尔南大公自传III:头昏三十三天》】

……

盾影掠过,震开了魔兽那破空刺来的尾尖,挥散了那剧毒无比的脓血,最终狠狠地撞在了那颗狰狞的蛇头上,并在撞碎那两颗喷涌着紫色毒液的尖牙后二度提速,化作一记势大力沉的【盾牌猛击】轰然砸落,直接将那颗已经无力发出咆哮的头颅卡在地上,然后——

寒芒一闪,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抽搐,身首分离的魔兽终于停止了挣扎,变成了……

“食材诶!!”

振翅飞来的少女宛若旋风般绕过了墨檀,将这位虽然算不上特别帅气,但收剑姿势颇为拉风的半龙人骑士甩到了身后,笔直地扑向了血泊中那巨大的红烧蛇尾、炒龙袍、首乌红心羹、三鲜蛇丝、香焖龙凤翅、水蛇粥、椒盐蛇段、龙凤汤……

“喂——”

转头看向已经开始从背包里拿出大量不明工具的少女,刚刚结束了战斗的骑士收起武器和盾牌,苦笑着问道:“那可是魔兽的身体啊,真的可以随便用来当做食材吗?”

季晓鸽转头冲他吐了吐舌头,一边手脚麻利地将几颗无色透明的水晶洒在蛇尸上,一边耸肩道:“按理说肯定不能正常食用啦,用鲁维老师的话说,大多数魔兽体内都会残留着奇奇怪怪的力量,不经过妥善处理直接用来烹饪可是会闹肚子的哦,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之前已经用很多老师提供的材料练习过了,这种程度的食材处理应该不成问题……嗯,让我看看,微量毒素还有杂乱的变异风元素啊,这样的话……”

嘀咕着听不懂的话,似乎从水晶的反馈中得到了重要情报的美少女厨师咧嘴一笑,然后将视线从墨檀身上移开,拿起某种造型类似于轮锯的工具开始了‘作业’,手脚麻利地拆解着那条巨蛇魔兽的尸体。

去皮、切段、处理内脏、清除毒腺,动作飞快的季晓鸽眨眼间就制作出了好几斤‘准食材’,并将其小心翼翼地放在六块拼接成正方形的符文板中央,通过在上方的卡槽中嵌入水晶将除了她自己之外没人认识的设备启动,以超高的效率对食材施以‘净化’,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再加上少女认真起来时那张微微绷起的小脸,只叫人觉得目眩神迷、小鹿乱撞、头昏眼花、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瞳孔放大、心脏骤停、口干舌燥、汗流不止。

可以预见的是,这只据说不经过处理直接用来烹饪会闹肚子的魔兽已经注定要被季晓鸽送进锅里了,而被少女用高科技处理过的‘食材’虽然高概率不会因为其自身原因导致诸如‘闹肚子’之类的三流负面效果,但只要想想‘食材’、‘季晓鸽’、‘处理’这三个要素结合在一起后的化学反应……

“说实话,我宁可生吃那玩意儿。”

安顿好那个狗头人少年,悄咪咪走到墨檀旁边的贾德卡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具蛇尸,准确的说是分别看了眼‘没被季晓鸽处理过血肉模糊一塌糊涂的部分’以及‘正在被季晓鸽处理变得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部分’,压低声音感叹了一句:“至少不会死。”

旁边的达布斯也面色惨白地跟着附和了一句:“就算死,也不至于死得不明不白。”

“别瞎说大实话。”

墨檀用手背拭去了额角的冷汗,难得在当前人格下流露出软弱的一面:“我怕。”

【骑士精神-诚实】并未触发,显然他是真的怕。

“聊什么呢?”

半跪在地上忙忙活活的少女一眼横了过来。

顿时,三人噤若寒蝉,闪电般地转移了话题。

“刚才的盾术……”

贾德卡乐呵呵地对墨檀挑了挑眉,笑道:“玩的不错。”

尽管是个表里如一的法师,但不得不承认,老贾在史诗阶位以下的近战领域中堪称无罪之界王语嫣,尽管两者之间从各种层面都有着巨大的违和,却都是那种有着超高眼力以及理论基础的人。

用达里安·迪塞尔的话说,如贾德卡把他投入在法师上面的劲头拿出三分之一来投入到骑士领域,现在至少也得是个半步传说了,运气好点的话直接冲进传说领域也并非不可能。

而倘若贾德卡能够专精骑士之道的话,时至今日,恐怕已经成为这个世界屈指可数的强者了吧,就算超越祖辈,成为迪塞尔家族有史以来最强的大领主也并不是不可能。

只可惜,这老头平生最大的志向就是成为一名法师,他会为季晓鸽那几瓶能让自己勉强跟其他法师位于同一起跑线的辣焦粉欢呼雀跃、老泪纵横,却对以骑士身份站在世界之巅这种事毫无兴趣,就算明知道达里安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也完全没有后悔过哪怕半秒钟。

只不过天赋这东西,就算人们不去刻意发挥它,也几乎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磨灭殆尽,所以老法师才能仅凭直觉感受到墨檀刚才那番盾术的可怕,甚至能在无意识中将其解析,如果他不是法师,或者说他并不拿自己当法师的话,只要多看个几遍再稍微练一练,甚至还能做到‘复刻’。

尽管已经舍弃了自己的才能,但看到同样有才能而且跟自己迈向了不同道路的人,要说贾德卡对此不感兴趣那绝对是假的。

更何况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忘年交。

“没有让你们担心就最好了。”

墨檀腼腆地笑了笑,歉然道:“因为机会难得,所以忍不住稍微多练习了一会儿。”

“专精等级?还是技能?”

同为玩家的达布斯反应飞快,几乎是在墨檀话音刚落的瞬间就精准判断出了其用意。

“是专精等级,嗯,可以说是磨砺自己在盾牌运用方面的熟练度吧。”

墨檀微微颔首,并体贴地为身为NPC的贾德卡做出了浅显易懂的解释,莞尔道:“目的算是顺利达成了,而且似乎还领悟了新的作战方式。”

他指的是【盾墙】这个技能。

“大概明白了,还真是了不起啊。”

毫不吝惜赞美之词的贾德卡用力拍了拍墨檀的肩膀,然后从有别于达布斯的另一个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不过你刚才所施展的盾术,应该是我给你那本指南中没有从未提及过的技巧吧,自创的吗?”

凭借自己对墨檀的了解,贾德卡觉得就算对方能自创出一套盾术也没什么值得意外的。

“不,并不是自创的,虽然确实跟你给我的那本其实指南关系不大。”

结果墨檀却是坦然地摇了摇头,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说道:“事实上,我只是在模仿自己见过的一种用盾方法罢了,因为觉得很厉害所以一直都有在练习,只不过以前都不得精髓,现在总算稍微有些长进了。”

很显然,他指的正是费尔南家族那套犀利到让人失语的盾术,在看到汞芯·费尔南大公在那场内战中一夫当关的场景时,当时的墨檀下意识地就将那精湛无比的铁闸盾术记在了脑子里,也正是从那天开始,人格为‘守序善良’的墨檀只要有条件就会下意识地去模仿钻研,短短几个月内就将原本等级最低的盾牌专精提升到了34级,并在几分钟前刚刚升到35级的瞬间掌握了一个主动技能和一个被动技能,都非常好用。

【盾墙】让他可以承受更多伤害,掩护或支援队友的手段也会更多,还可以配合【盾牌猛击】使出伤害不俗的BO,虽然有着无法通过技能指令直接使用的缺点,但对于现在的墨檀来说,这种限制跟没有限制几乎没啥区别,除了【疾风】这种技术含量过高的技能暂时还找不到头绪之外,他从挺长时间前开始就基本放弃无脑放技能这种操作了。

也正因为如此,墨檀才勉强登上了玩家中的T1梯队,还是在有算上王霸胆帮助的情况下。

“原来如此。”

贾德卡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好奇,但见墨檀那并不是很愿意更进一步解释的样子,也就没多问。

反正墨檀的出发点是好的,贾德卡也能多少猜到点,那就是作为队伍中罕见的近战单位,他想要弥补牙牙在防御方面的缺陷,希望尽可能为伙伴们提供保护,这样季晓鸽、贾德卡这种身体相对孱弱(?)的远程火力手才能更有安全保障。

“不过,虽然会的东西多一些是好事,但如果学得太杂的话……”

贾德卡微微蹙起了眉头,似乎想对墨檀说教两句,不过在他开始进入正题之前就被打断了。

“那种事怎样都好啦,我这边可是有大发现啊,臭老贾。”

有着银灰色发丝与一对尖尖兽耳的少女从灌木中蹿了出来,用一口清脆流利的通用语打断了贾德卡,伸手指着一个墨檀并不清楚是什么方向的方向沉声道:“那边似乎也出现麻烦了,按照咱们的一贯喜欢多管闲事的风格,是不是该多抓紧点时间啊?”

毫无疑问,突兀出现在这里的少女正是牙牙。

更准确点说,是处于狂暴状态的牙牙。

“牙牙!”

贾德卡先是被少女吓了一跳,紧接着又被对方那口流利的普通话吓了第二跳:“你现在这样子,难道说是……”

“你很烦哎,我没受伤也没挨欺负啦,只是刚刚在经过默的时候脸上被溅到了那条畜生的血,舔完之后就这样了。”

牙牙有些不耐烦地冲贾德卡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嘛,总之我能掌握到的大概情况,就是在北边大概十几里的地方,有人正在跟默刚刚收拾掉的这种魔兽大家,人不知道有几个,魔兽至少有七八条,所以咱们现……”

“等一下。”

墨檀忽然打断了少女那连珠炮般的话语,皱眉道:“牙牙你怎么把警戒范围扩张到十几里外的地方去了,我之前应该说过单独行动时不能离大家太远吧?”

牙牙咧嘴一笑:“这么担心人家,默你是想要人家给你生小孩吗?”

“玩笑的话还是等晚点再开吧。”

墨檀确实一本正经地看着牙牙那双戏谑的眸子。

“嘁,你凭什么确定我是在开玩笑啊。”

牙牙撇了撇嘴,摊手道:“我一开始并没有离开太远,不过在闻到了跟那条长虫一模一样的味道后确实多往北边走了一段,然后就感觉到远处有人在战斗了,安全起见就没有太靠近。”

墨檀点了点头,确认道:“七八条这种魔兽正在跟人战斗?”

“大概吧。”

牙牙耸了耸肩,抬起小手抓了抓自己有些泛红的颈子,斜眼看着墨檀:“所以说……虽然感觉会很麻烦,但咱们要去帮忙吗?”

“没办法坐视不理吧,牙牙带路,老贾、达布斯咱们这就动身,夜歌你就把这孩子送回聚落里吧,让王霸胆陪你。”

“嗯,没问题,不过虽然人家很听话,但不代表会愿意给你生小孩哦!哎呀,这应该不算是fg吧?”

“不算,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到了之后达布斯发消息会告诉你位置的。”

“嗯,注意安全。”

“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