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奶app官网下载

麻豆传媒贺岁女主

PS:月末了,5500字大章求订阅求票,顺便也求一下下一个的保底月票,天子在这里拜谢大家了!

帝国历2513年,七月底,马林堡议会大楼,上下两议院。

布列塔尼亚骑士王莱恩-马卡多拉着妻子苏莉亚王后的手,坐在贵宾席后面,围观着正在对峙的帝国方面和马林堡方面。

帝国方面最主要的是皇帝卡尔-弗朗茨本人,狮鹫公爵伊凡-斐迪南和皇帝的掌旗官路德维格-史瓦兹汉默,在他们的周围,瑞克禁卫和狮鹫骑士们站成一排,以非常敌视的目光注视着马林堡众人,许多瑞克禁卫的手全都按在了剑柄之上。

另一边,马林堡上下两议院,尤其是那些排名前几的大壕商和海神大主教等人坐在最前面,他们代表着马林堡的大部分利益和态度,莱恩注意到曼南恩佣兵团的大团长黑胡子爱德华-蒂奇也在现场,这说明了马林堡的某种态度。

双方正在大声地讨论着关于这件事的争议,双方都派出了代表讲述这件事的经过,没有争议的地方在于皇帝在刚刚进入马林堡之后就遭到了朱顿卫队的袭击,双方在黑灯瞎火的大街上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大战一场,而且可以确认的是朱顿卫队先亮了武器,然后是皇帝方面才准备战斗,之后还是朱顿卫队的火枪手先行开火。

而最有争议的地方在于:皇帝到了晚上率领人进城,为什么城防军没有立即告知马林堡两议院和派人接待?

马林堡方面的观点是卡尔皇帝不告而来,而且使用了皇帝的身份直接进入了城市之中并未提前通知两议院。

帝国方面的观点是马林堡是帝国领土,仅仅是享有完全自治权不代表这里是独立王国,身为皇帝的卡尔-弗朗茨和他的随从们进城不需要通知任何人,马林堡方面也无权阻止他进城。

第二个最有争议的地方在于,朱顿卫队主动开火的理由是什么?

马林堡方面认为这纯粹是胡格曼斯的个人行动,和马林堡方面无关。

帝国方面则出示了胡格曼斯的供词,对方承认是“一时鬼迷心窍”而临时起意选择攻击皇帝,而帝国方面也在朱顿商会中找到了“证据”,那是朱顿王族私自打造的皇冠,只是皇帝仅仅出示了这件皇冠表示会把它带回布伦瑞克之后,出人意料地没有穷追猛打,而是一笔带过。

脱俗校花居家恬静迷人

这种情况令马林堡商人们感到措手不及,他们原本花费了非常多的精力和准备了很多材料表示他们真的不知情,甚至就连奥德里奇大主教都准备好了向海神曼南恩发誓的仪式,结果全部落了空。

反而,皇帝的举动让他既显得大度,具备皇者应有的宽广胸怀,令马林堡方面显得枉做小人,斤斤计较了。

一瞬间,马林堡方面就落入了下风——人家皇帝都不和你计较了,你还在计较个什么?

莱恩见到这种情况始终眉头紧锁,骑士王看着马林堡方面有些弱势的辩护样子,无奈地摇头。

实际上在舒尔茨大公通知之前,莱恩就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都派老近卫军去矮人工匠协会蹲点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朱顿卫队是冲着矮人去的呢?

可最尴尬的地方就在这里,马林堡方面也许也猜出来了,朱顿卫队是冲矮人去的,可这东西能说么?

已经袭击了皇帝,难道再去惹矮人?

惹了矮人是不是顺便也要把布列塔尼亚和灰烬军团惹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袭击皇帝事件已经发生的情况下,马林堡方面始终无法给出一个“胡格曼斯和他的朱顿卫队原本到底是打算干嘛”的理由,因此当皇帝方面一口咬定这是一场误会中发生的大规模械斗之后,马林堡方面也只能认了。

这就丧失主动权了,可这又无可奈何,莱恩脸上表情不变,可他实际上对于这种情况并不乐于见到,甚至他心里很清楚,卡尔-弗朗茨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收回马林堡的机会。

帝国收回马林堡或许对帝国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对莱恩来说,这不符合布列塔尼亚的国家利益,骑士王绝不会乐意看到皇帝收回马林堡,在其位谋其政,既然他是骑士王,他就必须为布列塔尼亚王国谋,这才是合格的国王。

可他现在被动,也缺少介入这件事的借口,骑士王只能静静地看着现场。

“这件事实在是太碰巧了,巧到都有点不合逻辑了,亲爱的。”苏莉亚拉着丈夫的手,女骑士轻声说道:“难以置信,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这下卡尔陛下他找到机会了,而我们还不懂得他的背后藏着什么。”

“这世界上不合逻辑的事情多了去了,喜剧才需要逻辑,悲剧不需要。”莱恩握住苏莉亚的小手,低声说道:“我们缺少可以插手的借口,夫人,现在要做的是看看卡尔他到底怎么实现自己的目的。”

“嗯,莱恩,我觉得布列塔尼亚不能失去这个自由港和缓冲地带。”苏莉亚在莱恩耳边说道:“尽管这样对不起皇帝,但我们这次不能站在他那边了。”

“高等精灵也来了。”莱恩将目光投向不远处,坐在贵宾席上,手中端着木精灵果酒,一脸晦气的高等精灵驻旧世界大使泰玛格-登-卡本,这位大使的身后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持盾洛瑟恩海卫,他看着议院现场,满脸愠色,泰格里斯阁下就快到了,这个时候出了这件事,岂不是给自己的大使生涯多出了一个污点?

为什么这些猴子都这么傻逼?你们TM地怎什么没有同归于尽?这些猴子什么时候才能死绝?

泰玛格脑袋上冒出了青筋,他根本就不想参加这种无聊的事情,可他却知道自己必须参与,因为这件事很有可能涉及到伊菲陶——高精在旧世界的最后一块飞地!

福根倒是非常优雅地品尝着葡萄酒和金枪鱼生鱼片,他只是静静地听。

议会上,辩论还在继续。

卡尔-弗朗茨皇帝身穿着皇帝铠甲,他不慌不忙地说道:“根据西吉斯蒙德二世和朱顿王国签订的和平统一协议,马林堡毫无疑问是帝国的一部分,根据救世者路德维希陛下的开国大典,马林堡尽管享有完全自治权,但帝国把马林堡交给你们,你们也必须负起治理好马林堡的责任,我说的对不对?”

“马林堡既然被救世者陛下交给了两议院,我们自然会努力治理好这座城市,我们上下两议院上百名议员无时无刻不在为马林堡的繁荣和稳定而努力,根据开国大典规定,只有在马林堡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可以向帝国申请帮助,而不是帝国主动来帮助我们。”舒尔茨缓缓地说道:“发生了这种事,我们马林堡上下两议院都有责任,这点,我们也从不逃避,即日起,我们将改组上议院,至于朱顿商会的业务,我们可以将其剥离,交给帝国方面清点。”

“改组议会?”卡尔-弗朗茨摇头:“舒尔茨阁下,我认为,改组议会并不能解决目前的问题,对于你们这次的失误,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救世者陛下将马林堡交到你们手上,不是让你们在议会中培养出来一个胆敢当街袭击皇帝的议员!”

马林堡方面还未来得及开口,卡尔-弗朗茨立即说道:“当然,我相信,在座的各位,愿意来到现场的各位,还有在事情结束之后愿意出来负责的各位议员,大家都是好的,可谁能保证所有人都没有问题么?居然在大街上,我,身为帝国皇帝,都能遇到这种数百人规模的袭击,诸位议员,诸位马林堡的主人们,你们实在是做得不称职!”

“这一切都是朱顿商会自作主张,卡尔陛下,胡格曼斯的身份你清楚,他是朱顿王族的后裔,他有权支配一只自己的私人军队。”马林堡上议院议员格雷迈尔说道:“他要如何调动,我们管不了啊。”

“你们管不了?那以后是不是马林堡的大街上随便出现一起刺杀案,你们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告诉所有人,你们管不了?”皇帝的措辞锋利至极:“救世者慷慨地将完全自治权赋予你们,你们就是这样治理马林堡的?”

“朱顿商会和胡格曼斯已经为这件事负责……”马林堡方面的第二大壕商卡萨诺瓦子爵说道:“陛下受惊,这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关于赔偿,陛下可以直接从朱顿商会的金库里面……”

“我没有让谁负责,我说的也不是赔偿的事情!”皇帝顺势继续进逼道:“我谈的是马林堡的自治!我问你们,马林堡的完全自治,就是让你们把治安搞成这样?查理曼在上啊,一个帝国皇帝走在帝国的领土上居然被帝国的军队袭击?你们这还没觉得有问题?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我的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马林堡的海神教会奥德里奇大主教不悦了,他出来朝着皇帝说道:“曼南恩在上,我可以发誓,我和海神教会对这一切都不知情,如果陛下对马林堡的治安感到不满,我们可以重新整治治安,或者你也可以让我辞去大主教的职务!”

“够了,奥德里奇阁下,我们这是议会公议,没人逼你负责,也没人逼你辞去海神大主教的职务,这是只有曼南恩才能决定的事情。”舒尔茨大公缓缓地说道:“陛下在我们马林堡受到了刺杀,他自然要提出疑问,我们只需要负责解答,没有必要上来就辞职,在这个问题上,我身为议会选举出来的马林堡大公爵,首先要负责的是我,要辞职,也是我来辞职!”

“陛下,你觉得呢?如果你允许,我现在就可以辞职,马林堡上下两议院可以重新选举大公爵。”舒尔茨转过来对着皇帝说道:“当然,我也会继续参选。”

卡尔-弗朗茨皇帝脸色稍稍有些变化。

如果舒尔茨辞职,那么马林堡面临的立即就是一场巨大的腥风血雨,三十年来,唯有这位大公爵能够压服商界王子、无数佣兵团和各大教会、旧世界人类诸国甚至是高精和矮人的外交(旧世界所有国家的大使馆区设立于此),到时候马林堡会是一大片乱象,这不是皇帝想看到的,舒尔茨可以赶走,但是现在不行,在皇帝控制住马林堡之前,不行。

再者,以舒尔茨的手段和能力,最后选上来的十有八九还是他,皇帝这是反过来给他一次整顿马林堡内部的机会,马林堡议会会变得更加铁板一块。

“我没有说让谁来承担这个问题。”皇帝立即说道,卡尔走出两步,将手中长长的一卷羊皮纸放了下来:“我说过,朱顿商会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胡格曼斯当时是脑袋不清楚,黑暗中见到有人出现十分紧张,才下令开火,我没有打算把问题扔到在场的各位头上,我要强调的是,这件事难道还不够说明问题?如此糟糕的治安,不应该出现在帝国的领地之上!”

“我们会整顿治安,保证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舒尔茨立即说道。

“很好,如何保证?”皇帝终于抓住机会了,卡尔-弗朗茨走到所有人面前,面对着议会之内的贵宾和议员们,掷地有声:“你们如何保证,以后不会有这种事发生?在帝国领土上刺杀帝国皇帝的事情,如果发生了第二次,你们准备怎么办?这样的人还能在马林堡坐在上议院的第四个位置,我对马林堡的安全深深地感到忧心,如果帝国皇帝在帝国领土之内都无法得到保护,你们要如何负责?”

“这就是我说的,我不需要你们为此负责!因为你们现在配不上!”皇帝终于怒吼道,他将范-胡格曼斯的供词卷轴扔在了地上:“还是说,你们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叛国?!帝国人密谋想要在帝国的领土上刺杀帝国皇帝?!”

坐在贵宾席上的苏莉亚眼睛一亮,女骑士意识到了皇帝已经彻底控制了话题,莱恩也微微点头,夫妻相视一笑。

不愧是卡尔-弗朗茨皇帝!

现在,马林堡方面已经被逼入两难了。

治安问题严重和意图刺杀皇帝,马林堡总要选一个吧?

马林堡的商界王子们顿时脸色铁青,舒尔茨大公左右为难,皇帝的话是诛心之语,马林堡无论怎么说也是帝国领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说自己叛国和意图刺杀皇帝的。

那就只能承认是治安问题了:“陛下,治安问题确实是我们两议院管理不好。”

“性质恶劣,管理不善,治安混乱,还引起了外交纠纷,现在骑士王莱恩和苏莉亚王后、灰烬军团军团长福根阁下,还有矮人特使索尔格林阁下,高精大使泰玛格阁下全都待在马林堡里,治安如此差劲,这就说明,你们上下两议院对马林堡的管理很有问题。”卡尔-弗朗茨终于图穷匕见了:“当然,我理解你们,马林堡管事的都是商人,商人们擅长商人打交道,但是他们不擅长对付破坏分子,也不擅长嗅出和揪出像胡格曼斯这样的别有用心之人。”

“但没关系,你们终究是帝国的子民,帝国从来不会忘记马林堡,我的宫廷有很多专家,专门负责援助马林堡帮助你们维持好社会秩序。”皇帝点头,他的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马林堡肃反委员会,我会派人来援助你们,保证治安问题。”

“陛下,我们不需要援助,我们自己可以管好自己。”舒尔茨此时已经意识到皇帝想干什么了。

“自己能管好自己就出了这样的事?”卡尔-弗朗茨用标准的微笑表情打断了舒尔茨的话:“这种事,只会有零次和,无数次!无数次发生这种规模的械斗和袭击事件!我是说,年年发生,月月发生,天天发生哦!你们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助?”

“身为你们的保护者,我将给你们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皇帝嘴角翘起,但没有露出牙齿,皮笑肉不笑,在他的身后,琉璃窗户的阳光从外面照进议会大楼之内,照在皇帝的背上。

皇帝的身体背对阳光,拉出了一道阴影,直抵马林堡议席之前,脸被阳光遮盖,模糊不清。

议会之内,鸦雀无声,马林堡诸位议员没有人敢出来回话,他们用敢怒不敢言的目光看着皇帝,皇帝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威胁马林堡,就算马林堡本身没有问题,他卡尔-弗朗茨也能制造问题!

到时候,治安崩溃,马林堡的价值就会大大降低。

“很好,既然没有人能够反对,那么我宣布,马林堡肃反委员会的这件事,就算是通过了。”皇帝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我会任命专家,尤其是猎魔人和治安顾问来这里任职的,到时候,请诸位配合,解决治安问题哦!”

说完,皇帝直接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议会大厅:“走,去朱顿商会!我要看看还有什么违禁的东西没有查出来!”

马林堡还有议员想要阻止皇帝离开,但马上有人拉了他,卡尔-弗朗茨是帝国皇帝,这里是帝国领土,谁敢阻拦皇帝自由行动?

那么治安问题又上升了,皇帝就该派军队来了!

“一败涂地。”骑士王看着马林堡上下两院人人一脸沮丧和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苦笑道:“不愧是卡尔-弗朗茨,他这一手玩得漂亮,马林堡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莱恩,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皇帝显然是打算通过这个什么肃反委员会逐步控制马林堡。”苏莉亚低声在丈夫耳边说道:“这和我们的利益不符,莱恩,如果让皇帝做到的话。”

“马林堡是没有办法反驳皇帝了,就像他引导的一样,单纯是治安问题和图谋刺杀皇帝,马林堡只能承认是治安问题。”莱恩微微点头,骑士王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既然是治安问题,自己又管不好,那么皇帝派人来‘协助’管理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莱恩摸着自己光溜溜的下巴,骑士王的脸上又是佩服又是警惕。

好嘛,卡尔,你很厉害啊,就一件事,可以无限借题发挥上纲上线到这种程度,让马林堡一败涂地啊。

可惜了,为了骑士王国的国家利益,我也不能让你把这个什么肃反委员会搞起来。

这次,我要站在马林堡这边了。